财经资讯 | 原油 | 黄金 | 白银 | 外汇 | 期货 | 贵金属 | 现货 | 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房地产企业“内保外贷”业务的潜在风险分析

房地产企业“内保外贷”业务的潜在风险分析

2016-12-29 20:37:43 作者:admin 点击:

在国内房地产信贷政策收紧的环境下,房地产企业转道通过内保外贷业务进行融资,对银行而言存在一定的风险隐患。信用风险方面,保函是否需履约,取决于境外借款人能否按时还本付息,境内保函银行实际承担了境外融资企业的信用风险。但是由于贷款为境外银行发放,对于境内保函银行而言,既无法实地考察境外企业实体,也无从掌握其境外贷款的资金流向,信用风险的监控能力被大幅削弱。国别风险方面,随着房地产企业向海外拓展业务,境外贷款被大量用于海外房地产开发、商业地产投资等。在上海设立自贸区鼓励银行开展跨境业务、企业和银行均钟情于内保外贷业务的同时,我们应努力思考如何进一步规范此类业务,防范潜在的风险隐患。

  在国内房地产信贷政策收紧的环境下,房地产企业转道通过“内保外贷”业务进行融资,对银行而言存在一定的风险隐患。

  

  典型案例:上海某房地产公司向上海某商业银行申请开立融资性保函,保函受益人为境外某商业银行。用于其海外关联公司向境外某商业银行借款,本笔融资性保函的反担保措施为上海某房地产公司提供30%保证金和房地产抵押。该笔融资性保函项下的境外贷款被用于归还境外借款人的他行借款。

  对于融资企业而言,通过“内保外贷”业务融资,一方面可以规避国内对于房地产企业较为严格的融资限制,另一方面还可以享受境外较为低廉的融资成本。如企业具备资金回流渠道,则可使用海外贷款支持境内经营。

  对于保函银行而言,一笔“内保外贷”业务至少带来四重好处:一是获取可观的人民币保证金存款(至少30%);二是扩大国际业务结算量,拓展海外合作关系;三是收取不菲的中间业务收入(可能高于贷款息差);四是风险资产权重占比低于直接放贷(仅需50%)。

  l>目前关于“内保外贷”业务的监管政策主要集中于人民银行和外管局发布的相关管理办法和通知,规范的重点主要在于核准、额度管理、登记等方面。具体如下:

  1.《境内机构对外担保管理办法》(银发〔1996〕302号);

  2.《境内机构对外担保管理办法实施细则》(汇政发〔1997〕10号);

  3.《关于境内机构对外担保管理问题的通知》(汇发〔2010〕39号);

  4.《关于核定境内银行2011年度融资性对外担保余额指标有关问题的通知》(汇发 〔2011〕30号);5

  5.《关于简化跨境人民币业务流程和完善有关政策的通知》(银发〔2013〕168号)。

  银监会尚未专门针对“内保外贷”出具监管政策,仅在2003年发布《关于加强对商业银行开展融资类担保业务风险管理的通知》(银监办发[2003]145号),对融资类担保业务整体的风险管理作了一些规定。

  仔细分析,对于开立保函的境内银行,存在信用风险、国别风险、政策风险、市场风险等方面的隐患。

  信用风险方面,保函是否需履约,取决于境外借款人能否按时还本付息,境内保函银行实际承担了境外融资企业的信用风险。但是由于贷款为境外银行发放,对于境内保函银行而言,既无法实地考察境外企业实体,也无从掌握其境外贷款的资金流向,信用风险的监控能力被大幅削弱。部分境外实体可能为壳公司,本身缺乏现金流来源,且不少境外贷款资金被用于项目开发、地产投资、甚至归还境外他行贷款,第一还款来源的可靠性和稳定性均难以保证。境内保函银行一般只能倚仗于境内保函申请企业的现金流来源和反担保措施,但其毕竟是保函被迫履约后的第二还款来源,特别当保证金无法完全覆盖履约金额时,潜在风险隐患仍不容忽视。

  国别风险方面,随着房地产企业向海外拓展业务,境外贷款被大量用于海外房地产开发、商业地产投资等。由于境内保函银行往往对境外市场情况不熟悉,一旦发生国别风险事件或境外法律政策存在障碍,极易造成对境外借款人贷款还款能力的影响,进而可能迫使境内保函银行履约。

  政策风险方面,境内房地产项目贷款有着严格的监管政策,在境内无法获取贷款或者自有资金不足的情况下,个别房地产企业可能通过境外融资变相支持境内房地产项目建设,规避国内的监管政策。特别如果是违反国家外汇管理政策,资金通过违法途径回流境内,极易造成政策风险隐患。

  市场风险方面,境内外存在的汇率和利率“双重套利”空间是企业开展“内保外贷”的重要动因之一。但如果人民币贬值,境内保函银行持有的人民币保证金担保能力将下降。假如境外利率上升造成套利空间丧失,企业可能放弃在境内质押给银行的人民币资金,而将海外借贷来的外币据为己有,造成境内保函银行被迫履约。

  在“人民币国际化”和鼓励国内企业“走出去”的背景下,“内保外贷”业务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在上海设立自贸区鼓励银行开展跨境业务、企业和银行均钟情于“内保外贷”业务的同时,我们应努力思考如何进一步规范此类业务,防范潜在的风险隐患。

  对于境内保函银行而言,充当的其实是“丙方”(参考信托受益权融资模式)的角色,关键在于境内银行应对保函项下基础资产(即境外融资人和融资需求)有全面的风险把控能力。而对于尚未完全走出去的国内商业银行而言,面过国际环境下所蕴含的各类风险往往缺乏必要的尽职调查和审查判断能力,不得不形成对境外贷款银行和境内第二还款来源的过度依赖,不利于信用风险的控制。特别是房地产企业的“内保外贷”项下资金往往用于境外房地产投资项目,国内商业银行的上述弱势特别明显。基于此,建议国内商业银行应对特定客户群体(如房地产企业)的“内保外贷”业务予以一定规模限制。

  长远来看,建议行业监管部门加强政策规划和设计,出台针对性的监管规定,指导商业银行完善“内保外贷”的风险管理体系。业务定位上,建议应以流动资金周转为本,审慎开展跨境投资;业务管理上,建议应将对外担保余额纳入借款人整体信用风险监测体系中,并辅之以限额管理手段;风险管理上,特别应加强跨境业务中所涉及的国别风险和市场风险的识别和计量能力;监管手段方面,建议加强人民银行、外管局和银监会等监管部门间的横向联动,对于房地产企业利用“内保外贷”业务开展监管套利行为或违法开展资金跨境流动的,应列入信贷黑名单,向社会公布。



Powered by m9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