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资讯 | 原油 | 黄金 | 白银 | 外汇 | 期货 | 贵金属 | 现货 | 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严重”的中国债务问题以及应对方式

“严重”的中国债务问题以及应对方式

2016-12-29 20:37:46 作者:admin 点击:

研究了一下中国的债务问题,一方面是个人端和中央政府端两边都保持着40%的杠杆率,这两端都非常低,一定是会继续往上加的。这里的杠杆率极高,我认为是中国长期以来重债轻股的结果,银行的分业经营造成商业银行实力强大这里的杠杆率极高,我认为是中国长期以来重债轻股的结果,银行的分业经营造成商业银行实力强大(这不是问题!均衡状态下中国有将近60万亿-70万亿的债务需要处理。那么如果我们简单的将市值容量翻倍,7.2万亿美元对应50万亿债务,中国的债务问题就基本能够得到解决了。均衡状态下,当中国的股票总市值和债务同时浮动到GDP的150%左右的时候,中国严重的债务问题也就随之解决了。

  研究了一下中国的债务问题,一方面是个人端和中央政府端两边都保持着40%的杠杆率,这两端都非常低,一定是会继续往上加的。问题完全是在企业端,还有相应映射的地方政府端。这里的杠杆率极高,我认为是中国长期以来重债轻股的结果,银行的分业经营造成商业银行实力强大(这不是问题!反而可以说是优势),另一方面注册制迟迟没有执行,造成投资银行(也就是券商)竞争力的弱小(这里完全不能处理庞大的融资需求)。

  列一下中国债务情况,社科院公布的数据,截止去年底的债务总量为168.5万亿,占GDP比值为接近250%。折合美元约为24万亿。对比美国数据,美国债务为20万亿左右。

  均衡状态下中国有将近60万亿-70万亿的债务需要处理(这里不讨论不良的问题,不良其实反而是小问题,总的间接融资以及产生的资金成本才是大问题)。按90万亿3%的资金成本计算,每年的资金成本能吃掉国家财政收入的五分之一。按照世界通用的原则来判断,中国的总杠杆率早已超过了发生严重金融危机的限度了。但是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政府还是有充分的应对手段。一个非常显而易见的蓄水池就在于股市。

  对比中国与成熟市场的股市容量(抛弃统计新三板新四板以及店头市场):A股目前的总市值在7.2万亿美元左右,占GDP比重不足70%,美国的这个数字为133%,这中间严重可差一倍。日本大概为100%左右,与此同时日本也面临较为严重的债务问题,介于中美之间。如此看来,今年凶猛的IPO和再融资,以及虽一拖再拖但管理层急迫想要实现的注册制改革也就顺理成章了。

  那么如果我们简单的将市值容量翻倍,7.2万亿美元对应50万亿债务,中国的债务问题就基本能够得到解决了。

  静态来看,A股总市值变为大约14.4万亿美元,占GDP比例138%,债务17万亿美元,占GDP163%。

  也就是说,均衡状态下,当中国的股票总市值和债务同时浮动到GDP的150%左右的时候,中国“严重”的债务问题也就随之解决了。

  那么在这个大趋势下,两个问题是一定要解决的:

  1、重债轻股。目前中国金融领域严重的重债轻股思想必须扭转,必须要明白的是,房子=债务,股票=资产。这也正应对了今年的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和明年的去房地产估值泡沫,这个问题不难解决,只是需要和时间赛跑。

  2、银行的混业经营。中国的商业银行一家独大,并不是说挤占了实体经济多少空间,反而是说作为中国投资银行地位的券商由于长期的政策残疾导致了自身的残疾。现在再慢慢来等他们追上商业银行的脚步是完全不可能的,马太效应会让这之间的鸿沟越来越难以逾越。然而整合也完全无从谈起,从估值来看银行现阶段的估值过于廉价,这笔交易完全违背价值规律。唯一的道路就是逐步开放商业银行向投资银行转变,当估值逆转的时候,也就是中国的大问题解决的时候。

  这个时候开放民营银行的意图也是在于分担传统商业银行的风险,促进改革创新,接一部分锅的作用比引入竞争的作用更大。然而竞争不利于估值提升,如果在这之后券商和银行的估值进一步分化的话,对两端产生的风险都很大。券商这边由于价格太贵无法与商业银行整合,商业银行亦难以用合理的价格融到资金,从而对资产质量造成更大的影响。正所谓金融的反身性原则。这里是个看起来难以得到解决的症结所在。(当然这里险资和IT和地产都很有钱,他们进来搅这摊浑水,传统的银行和券商都会很难受。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很有可能会遇到想抓控制权,却顾此失彼的现象。比如之前的“野蛮人”事件,抓住了权力,却丢失了估值。)

  这样看来的话,政府想要在保持控制权的同时解决债务危机,就需要最大程度的自掏腰包来更多的控制在市场中占据越来越多主导地位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在控制的同时提升估值。其中最重要的两家分别是对公浦发和同业兴业。招商更贴近个人端,并不是十分迫切。民生股权结构复杂,较为混乱。这也就不难理解梧桐树对于这两家银行特殊的战略投资。还有需要进一步观察这之后养老金的动向。另一方面对于民营银行也不可或缺的需要一定程度的资本控制,比如社保基金注资蚂蚁金服的行为就应该让人引起足够的重视。

  这两个问题,基本上等同于一个问题。

  对于银行来讲,全牌照是必须的;对于券商来讲,进步是必须的。对于保险来讲,吃是必须的。

  想想这几年政府和金融行业整体的动作,是不是一切都明朗了?



Powered by m90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