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资讯 >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财经资讯 > >

人民币离岸汇率查询,人民币离岸汇率,人民币离岸汇率走

发表于:[2017-06-19] 来源:admin

1天闯6关离岸人民币5日暴涨千点端午节后首个工作日,离岸、在岸人民币双双飙涨,创逾半年来的新高。尤其是离岸人民币,从5月25日开始上涨以来,5个交易日暴涨逾1000个基点


1天闯6关 离岸人民币5日暴涨千点

  端午节后首个工作日,离岸、在岸人民币双双飙涨,创逾半年来的新高。尤其是离岸人民币,从5月2 5日开始上涨以来,5个交易日暴涨逾10 0 0个基点。与此同时,离岸人民币香港银行同业隔夜拆借利率在昨日飙升15 7 3个基点至21.08%。

  对此,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健昨天向南都记者表示,人民币汇率的大涨主要还是因为端午节放假前央行宣布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模型中引入逆周期因子,市场对人民币未来的贬值预期大幅下降。

  交易员:人民币出现补涨行情

  昨日盘中的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气势如虹,延续上周以来强劲走势,刷新去年11月以来最强水平,盘中连破6.82、6.81、6.80、6.79、6.78和6.77六道关口,最高报6.7669。

  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也不甘示弱,昨日开盘即跳涨逾百点,兑美元最大涨逾400个基点,一度升至6 .8107,也创下去年11月以来新高。

  此外,昨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上调65个点至6.8633元,为近两周的最强水平,上日为6.8698元。

  刘健认为,昨日是端午节后首个工作日,投资者的情绪可能发生转变,尤其是离岸市场,由于资金量比较小,投机情绪比较浓厚,短期市场预期的变化会影响交易行为的变动,从而对市场产生了一定影响。

  在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暴涨的同时,离岸人民币流动性继去年年底之后再次出现紧张的情况。据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隔夜人民币香港银行同业拆借利率已经飙升到21 .08%。

  对此,某股份制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由于离岸人民币流动性继续收紧,抬升离岸人民币做空成本,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大涨,在岸人民币随之走升。

  而一直保持强势的美元指数,今年以来却接连下挫。据南都记者统计的数据显示,其从年初的102.94点一路跌至昨日的97.16点,跌幅达5.6%。

  随着美元指数持续下跌,以欧元为代表的“非美货币”汇率却普遍出现大幅上涨,连韩元、台币、泰铢等一些新兴经济体货币都相较于美元出现了5%左右的汇率上涨。

  但人民币在1月份出现一波行情后却一直按兵不动。近半年内,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仅上涨了1.3%。上述交易员表示,相较于其他“非美货币”汇率的上涨,人民币涨幅一直不明显,现在人民币也开始出现补涨行情。

  央行:引入逆周期因子完善汇率机制

  央行不断完善汇率机制,也从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人民币兑美元的大涨。5月26日,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秘书处回应市场关注时表示,外汇市场自律机制汇率工作组确实考虑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模型中引入逆周期因子。

  刘健认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模型中引入逆周期因子,有助于合理引导市场预期,遏制市场非理性炒作行为,从而避免人民币汇率剧烈波动。

  “汇率作为典型的金融市场变量,易受非理性预期的惯性驱使,从而增大市场汇率超调的风险”,刘健表示,加入逆周期调节因子,一定程度上会削弱上日收盘价对中间价的影响,减少市场过度波动给中间价带来的冲击,保持人民币汇率总体基本稳定。

  在民生证券宏观固收研究主管张瑜看来,调整中间价模型,也是为后续政策打个提前量,预留好政策空间与工具。一方面防止美元走强时人民币重燃贬值惯性,另一方面也是配合大监管去杠杆的金融环境。

  “后续6月银行自查结果出来及监管细节的落地,市场担忧很可能会有一波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的收缩,整体流动性收缩下,股债波动或会加大。因此,央行此举有一定的必要性和及时性”,张瑜表示。

  而从将逆周期调节因子引入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进程中来看,中间价对于汇率的指导意义将进一步强化,本国经济将成为汇率根本锚。

  申万宏源分析报告指出,人民币已经成为SD R篮子货币,以本国经济金融情况为锚是人民币承担分散全球货币风险的重要前提,也是人民币汇率机制的终极目标和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基础。未来,人民币汇率将更多体现本国经济和金融情况的变化。

  采写:南都记者 田姣 吴梦姗

  (原标题:1天闯6关 离岸人民币5日暴涨千点)

离岸人民币汇率升破6.78 预期改善汇率走稳成常态

      5月31日,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涨幅扩大,一度升破6.78关口,创下去年11月初以来最高水平;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目前报6.8244,创2016年11月14日以来新高。截至目前,离岸在岸人民币汇率价差倒挂近500点。

      在经历了一季度的横盘震荡后,不少人担心人民币汇率接下来会继续重复去年的下跌走势。“人民币汇率已走出寒冬。”工银国际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人民币趋稳将成“新常态”,相对平稳的汇率运行状态有望长期延续,进而巩固并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今年2月份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在岸、离岸汇率运行平稳,两者价差也从2016年以正值为主,转变为以负值为主且不断收窄。随着市场预期改善,资本流出压力也明显缓解。2017年1月份至今,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逐渐收窄,外汇储备规模在触底后也已经连续3个月反弹。

      程实认为,人民币汇率稳定的三大关键支柱已悄然形成,为长期走势趋稳奠定了基础。从内因看,今年年初的预期管理不仅有效打破了贬值预期,更对贬值预期形成长效化抑制;从外因看,由于美元的“特朗普行情”终结,人民币汇率运行情景改善,汇率政策摆脱两难困局;从基本面看,“811”汇改至今,人民币有效汇率高估压力的释放已阶段性完成,在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中引入逆周期因子正当其时。凭借这三大支柱,在经历2016年四季度的剧烈波动和2017年一季度的横盘后,人民币汇率已重回稳定运行长期轨道。

      也有分析认为,5月26日,人民币中间价报价模型的微调也对人民币汇率走势起到了一定作用。5月26日,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秘书处表示,确实考虑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模型中引入逆周期因子。逆周期因子根据宏观经济等基本面变化动态调整,有利于引导市场在汇率形成中更多关注宏观经济等基本面情况,使中间价报价更加充分地反映我国经济运行等基本面因素,更真实地体现外汇供求和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

      这一调整更是为了减少市场的“羊群效应”。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健认为,引入逆周期因子,有助于合理引导市场预期,遏制市场非理性炒作行为,减少市场过度波动给中间价带来的冲击。

      对于后期人民币汇率走势,不少市场人士较为乐观。“对人民币悲观的人可能要失望了。”法国兴业银行中国区环球市场部总监何昕认为,预计今年人民币汇率将保持稳定,且可能在年底的微弱震荡中走强。(经济日报记者 陈果静)

空头遭虐 离岸人民币连破七关口

  人民币空头再次受到暴击。5月31日,端午假期后的首个交易日,离岸人民币从开盘的6.8236一路飙涨,截至19时升至6.7628,日内最高涨到6.7597,连破七道关口,创去年11月以来最高。因端午假期休市了3天的在岸人民币也气势如虹,单日涨幅超过400点。这被视为人民币汇率多头今年以来的第二轮反击。

  急速拉升

  经历了不平静的端午假期后,离岸人民币在假期后首个交易日再次飙涨。5月31日,离岸人民币从开盘的6.8236,一路升破6.82、6.81、6.80、6.79、6.78、6.77六道关口,甚至在16时前后一度升至6.7597,涨破6.76关口,日内上涨超过600点。在岸人民币当日收盘价报6.821,较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盘价上涨400点。

  事实上,在端午假期前夕,离岸人民币就曾出现过一次急升。5月25日、26日,离岸人民币最大阶段涨幅高达751个基点,26日当天连续突破6.84、6.83、6.82关口。随后离岸人民币又一路上涨到6.8034,从29日开始逐渐回落,截至5月30日傍晚,报6.8292。

  与此同时,香港离岸人民币隔夜Shibor利率也不断飙升,5月31日暴涨1573个基点至21.07933%,创1月6日来新高。交易员指出,由于离岸人民币流动性继续收紧,抬升离岸人民币做空成本,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大涨,在岸人民币随之走高。

  可以说,这又是人民币汇率空头与多头的又一场“暗战”。今年1月初,离岸人民币就曾经单日怒飙近1000点,连续升破十道关口;在岸人民币也单日大涨近700点。

  大涨背后的推手

  从近一周的人民币汇率来看,在这场“暗战”中,显然是多头占据上风。但值得一提的是,就在5月24日,离岸人民币曾一度跌至6.8901。当日,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穆迪时隔28年来首度下调中国主权债务评级,人民币汇率随即遭受重挫,空头力量再次抬头。

  为何离岸人民币会在几日内又上演“逆市走强”?有业内人士分析,这是央行再次出手稳定汇率的结果。而在申万宏源债券研究首席分析师孟祥娟看来,离岸人民币的上涨,主要与美元疲弱、国内经济走强以及央行完善中间价报价机制有关。

  孟祥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近几日美元持续走弱,5月31日美元指数再次逼近97关口,加上上周外汇交易中心宣布中间价新定价机制将加入“逆周期因子”,显示出监管层主动引导汇率走强的意愿,对冲此前的贬值预期,令人民币汇率出现上涨。

  对人民币形成最有力支撑的,还是国内的经济形势。多位分析人士指出,虽然外汇交易中心公布了中间价新定价机制,但并没有明确讲如何进行逆周期调节,而且新机制的目的,就是引导市场将焦点放回国内经济的基本层面。孟祥娟进一步表示,从经济基本面来看,我国今年以来的数据都比较不错,一季度6.9%的GDP增速放在全世界都很有竞争力;此外,我国的国际收支、资金流动从2016年二季度以来就在改善,这些都不太支持贬值的悲观预期。

  她还提到,最近的汇率偏强,也是对前期过度悲观的一个矫正。根据Wind统计数据显示,人民币今年以来的涨幅确实明显弱于其他非美货币。在此轮美元的走弱中,欧元兑美元上涨了6.71%,日元兑美元上涨了5%,瑞郎兑美元上涨了4.76%,新加坡元、英镑、澳元、新西兰元兑美元均有不同程度上涨,其中涨幅最低的新西兰元也涨了1.59%,但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只涨了1.3%。这主要是源于市场对人民币的贬值预期。

  套利空间再升温?

  但在人民币汇率大涨的同时,离岸与在岸出现的价差也再次引起市场关注。数据显示,5月31日两地价差倒挂一度超过400点。

  在上周外汇交易中心公布中间价新定价机制后,德国商业银行分析师周浩就指出,中间价重新掌握主导权,并不意味着市场会“马上就范”,可能还会导致跨产品套利的再度出现。

  其中的一类典型就是不可交割远期市场和可交割远期市场之间的套利,由于NDF以中间价作为基准,而DF以即期价格作为基准,那么中间价与即期价格之间出现的价差,就会导致套利机会的出现。

  不过,孟祥娟认为,价差加大确实会再次增大套利的空间,但是自从2015年的“8·11”汇改后,离岸市场已经经历了不小的变化,基于套利空间的行为也受到了比较严的控制,未来两地价差还会缩小甚至消失。

  整体来看,人民币汇率已经出现了转机。工银国际研究部首席经济学家程实指出,在经历2016年四季度的急贬和2017年一季度的盘桓后,人民币汇率已走出痛苦的寒冬,重回稳定运行的长期轨道。因此,人民币趋稳将成“新常态”,相对惬意的汇率运行状态有望长期延续,进而巩固并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相关阅读:

© 2009-2020 期货学习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