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 | 观后感 | 读书笔记 | 人物传记 | 影评范文 | 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首页 > 读书笔记 > 读书与生存的看法,对读书的看法,名人对读书的看法

读书与生存的看法,对读书的看法,名人对读书的看法

2017-06-23 13:54:39 作者:aaron33 点击:

90后的大哥大姐们请谈谈你对读书无用论的看法大学本科,大约是最后一个可以供人随心所欲的学习的时间段。之后读研究生,学习内容更繁琐,而且必然有目标性;之前的中学,是否有空余

90后的大哥大姐们请谈谈你对读书无用论的看法

大学本科,大约是最后一个可以供人随心所欲的学习的时间段。之后读研究生,学习内容更繁琐,而且必然有目标性;之前的中学,是否有空余时间且不说,学东西的能力本身便有欠缺。

读书肯定是有用的,但是上大学却未必有用。因为进大学“读书”的人,实际上未必在“读”书。

说个最粗俗的假想情况:

某从事特殊服务行业的女性,

如果什么都不学,纯靠皮囊工作,不过是替人赚钱;

如果读点心理学/行为学方面的东西,知道察言观色,就会知道如何选择客户;

如果读点经济学,就会知道如何安排时间,充分利用所谓“青春饭”;

...

但是学了这么多,此人未必就能有个好的退休生活。警察清场时是只管身份,不管学历的;或者一场大病,也可能让她穷下来,毕竟这个行业应该没有医保之类。

但是即使这样,如果她学过点医学常识,就能更好的照顾/保护自己;

如果她学点程序法之类,作为虫子和鸟儿们周旋时也能多几分托词。

...

读书是否有好处,关键在于是否能学到东西。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必然要付出代价,读书,则可能事先有准备;

实际生活中,有前辈贴身指导,绝对学的更快。但是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而通过读书学东西,却是任何时间、任何条件下都能做的。

读书读到的东西,自然不可能样样都有实际的用处,不过只要学了东西,就锻炼了学习能力。这个“能力”绝对不是可有可无的。

最极端的比方:大家从小学说话,但是长大后各人的说话习惯肯定和当年学的不同;但是如果没有小时侯的咿咿呀呀,长大之后是否能够比较通顺的开口说话/听别人说话,这本身就值得怀疑。

所谓读书无用,无非是说大学生活虚度云云。不过虚度大学生活的,不是那些没把大学当中学过的,便是那些没把大学当大学过的。该读书的人不读书,自然无用了。

教师在读书中生存(转)——我的365之三十二

《坚守讲台》这本书的作者是商友敬老师。当我看到《坚守讲台》这本书的书名时,我就想迫不及待地去阅读它,因为作为一名站在一线的老师,我深深地体会到为了坚守讲台,所必须付出的努力与艰辛。读完之后,才发现并非如此。已近古稀之年的商友敬老师其实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他的一生大部分时间就站在讲台上,快快乐乐、潇洒自如直至今天,因此,他自我嘲道“坚守讲台”……

再细细读着商老师的一些读后感,一些评论,一些看法,读书、教书、写书,将自己一生真实的感受、随想娓娓道来。我从中没有找到坚守讲台的艰辛,相反体会到了一个教育者的快乐——为“能读书,读自己喜欢的书”而快乐。商老师说:“我们教书的人,多读书,时刻不停地读书,这才是我们的本分,也是常识性的真理。”我特别欣赏商老师对读书的看法。他说:教师,在读书中生存。书中的几个例子也特别有说服力。1922年8月6日,梁启超在南京大学演讲的题目是《学问之趣味》。他说:“我是个主张趣味主义的人,倘若用化学划分“梁启超”这件东西,把里头所含一种原素名为“趣味”的抽出来,只怕所剩下仅有个零了。我以为凡人必须常常生活于趣味之中,生活才有价值;若哭丧着脸挨过几十年,那么,生活便成沙漠,要他何用?”梁启超认为最高的趣味是“学问之趣味”。法国大作家福楼拜说过:“阅读是为了活着”,其实这句话反过来说“活着是为了阅读”也行。九十多岁的张中行老人说:“我每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那就起来读读书写写文章;第二天早上发现自己还活着,还是读读书写写文章。”这种生活态度令人钦慕。所以作者主张:教师要在读书中生存,要处在真正的“读书状态”之中。

商老师不仅为能读书而快乐着,他更为能“说自己喜欢说的话”而快乐。教师是吃开口饭的,工作要经常说,对学生说,对家长说、对同事说,其中对学生的说尤为重要。然而,我们对学生说什么呢?说参考书上的陈言套话?说辅导材料上的标准答案?不,我们要说的是自己的读书心得,说肺腑之言。正如商老先生所说,“教师只有说自己心里的真话,才能换得学生的心里话,才能引导学生与书本上的作者对话,学生的思维和语言才能活起来,学生才能从书中感受快乐,才能成为一个快乐的读书人。”

读书与生存——衣俊卿

生存与读书

衣俊卿

我曾进行过无数次正面的和反面的推理和假设,却从没有找到一条现代人可以不读书的理由。我总认为,传统社会和现代社会、传统人和现代人之间的界限并不像许多学者考虑的那样复杂,其实很简单,就是读书与不读书的区别。读书不再是现代主体可有可无的奢侈品和生活的添加剂,而是现代主体的本质性生存方式。常常是,我们怎么读书,我们就怎么生存。

我们这一代曾经历过“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恐怖岁月的人,对于读书曾有过刻骨铭心的感受和痛楚。当我们在恢复高考、步入大学殿堂之时,读书成了我们生存中最神圣的事情,成了我们永远纠缠不清的命运。那是一代青年在经历了可怕的知识的荒漠、文化的荒原、精神的迷惘之后;在经历了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最直接的原始关联对年轻的心灵的磨打和拷问之后;在童年的梦想已经磨灭、青春理想的天空已经被遮蔽,几近绝望之时,突然带着狂喜的心情和生命的渴望步入知识的殿堂——那永远的生命绿洲。

或许是我们民族特有的经验式的传统文化模式和从小学到大学死记硬背、机械灌输的应试教育模式破坏了孩子们的读书“味觉”,把读书变成一种强制性的背书“苦役”。或许是消费社会中实惠的衣食住行、饮食男女、功名利禄等现实关怀和喧闹的、平面化的大众文化剥夺了我们生存中的最后一点宁静,使非功利的读书不再可能。当这种情况蔓延到整个民族的生存境遇时,无疑是一种可悲的现实。而当我们的“天之骄子”——大学生们甚至可以“不读书”地完成学业时,其悲哀就真的渗透到民族生存的骨髓里了。所以,每当人们谈论转型期俄罗斯的经济匮乏和效率低下时,我却常常为俄罗斯地铁上、公共汽车上无处不在的读书身影和街头那些顶着凛冽寒风守护着油画和粘贴画的人们所感动,我从中看到了希望!而当人们为我们民族终于摆脱贫困和匮乏、处处莺歌燕舞、尽情享受物质生活而骄傲和沾沾自喜时,我却为发现了人们心灵的空虚或如无根的浮萍而恐惧和战栗。因为,丰裕的物质绿洲毕竟无法建立在精神的荒漠上!

其实,传授现成的知识并不是读书的主要内涵和功能。在现代社会中,任何给定的知识都注定是不完备的。惟有内在的人文素养可以成为人生的重要动力。真正的读书是非功利的,因而是自主的和愉快的;读书是人生的一种欢跃的前行,是精神的陶冶,是文化的启蒙,是唤醒生命、善待他人的人文践行,是感恩造化、沐浴神圣的心灵历程。

读书是我的命运。我至今还记得自己童年能够用拼音读通话和故事时的喜悦,记得上小学读第一部长篇小说《林海雪原》时的沉迷,记得读帕斯卡尔《思想录》中关于人作为“能思想的苇草”既脆弱又伟大的断言时心灵的震撼,记得读《圣经》中感受异样文化模式和文化精神时的惊奇,记得读《少年维特之烦恼》、《了不起的盖茨比》和《麦田里的守望者》时的激动。读书之于我,有如我们沐浴在晨曦中望着点缀在清晰的、静谧的、温馨的自然之中的袅袅人烟;有如我们伫立在夕阳下伴着在暮天上织锦的晚云和在溪水中流金的残日排遣着总也不能释怀的尘世情丝;有如我们长跪在万籁俱寂的黑夜中仰视着满天星斗遥想着造物的奇迹和伟大。

读书让我们的生命充满着感动和人文关怀。圣·艾克须佩里的《小王子》曾使我落泪。那个率真的、善良的、孤单的、忧伤的小王子,时时渴望着遥远星球上自己的玫瑰,在难过和孤寂中不断移动着椅子,一天看44次忧伤的夕阳。这个“全世界最伤心的童话”告诉成人们,感情和责任常常是我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读书是一条充盈着意义的生存之路,是生存中不可或缺的圣地和精神圆点。我常想,如果有一天我对读书厌倦了,如果有一天,无论什么书都无法使我激动,那我一定变成了行尸走肉。有先哲说,我们走在生活的旅途上,会遇到许多“人生开关”,当我们轻轻按动时,便可能把我们带入光明或黑暗的人生境地。我想,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们能够守护这心中的圣地和精神的圆点,即使我们在茫茫旷野上,也会万水千山走遍,一路跋涉,朝着光明奔去!



Powered by ppfw 手机版